广州农商行营收净利增速垫底上市农商行 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降至8年最低亟待补血-股票-金
本文摘要:长江商报记者蔡嘉  主动撤回A股IPO申请已有数月时间,广州农商行(1551.HK)资本补充重压仍存。  作为全国第三家资产规模超越万亿的农商行,广州农商行在2020年营业额走势趋弱

  从资本补充方法来看,在推进A股上市之前,广州农商行曾在2018年发行100亿元规模的二级资本债,与2019年发行14.3亿USD的境外优先股。

  其中,批发和零售业、房产业、出租和商务服务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公司贷款不好的率增幅较大,分别由上年末的0.83%、0.26%、3.18%、6.97%增长至2020年末的2.22%、2.06%、3.42%、10.54%。

  收入降低的同时,去年广州农商行资产减值损失计提力度不减,报告期内信用减值损失78.52亿元,同比增长10.93%。

  作为全国第三家资产规模超越万亿的农商行,广州农商行在2020年营业额走势趋弱。2020年,广州农商行达成营业收入212.18亿元,同比降低10.31%;归是母公司股东的净收益为50.81亿元,同比降低32.43%,营收和净收益增速在全国10家上市农商行中(A股及H股)均为垫底。

  上述报告显示,考虑到该行盈利及资本等有关指标弱化趋势明显,对该行的偿债能力产生不利影响,且将来进步仍具不确定性,中诚信国际决定将广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公司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保持其主体信用等级为AAA;保持“18广州农商二级01”的信用等级为AA+。

  IPO撤回后推定增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主动撤回A股IPO申请已有数月时间,广州农商行(1551.HK)资本补充重压仍存。

  长江商报记者蔡嘉

  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末,广州农商行资产规模达到10278.72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4.95%,也是全国第三家资产规模突破万亿的农商行。其中,贷款和垫款总额5689.26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8.53%。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去年,已在A股或H股上市的全国10家农商行合计达成净收益257.43亿元,同比降低12.36%。其中,广州农商行和重庆农商行为仅有些两家去年净收益降低的上市农商行,尤其是广州农商行的净收益降幅最大。

  责编:ZB

  尽管在广州农商行的年报中,与A股上市有关的表述已被模糊,但在新任董事长的带领下,将来该行将怎么样提高经营能力、是不是继续推进回A,本报也将持续关注。

  非息收入中,去年广州农商行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13.27亿元,同比降低2.61%。其中,银行卡业务和筹资出租手续费收入均出现降低,分别为2.5亿元、0.63亿元,同比降低28.73%、27.53%。

  宣布撤回A股IPO申请后,今年4月16日,广州农商行通知称为有效补充该行核心一级资本、持续满足监管需要,切实增强抵御风险能力,提振市场信心,优化股权结构,该行董事会通过议案建议发行低于13.4亿股内资股及低于3.05亿股H股予合资格认购方。本次发行所得募筹资金在扣除有关发行成本后的净额将全部用于补充该行核心一级资本。

  对此,广州农商行也作出了相应的讲解。一是营收同比降低,主要因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该行积极落实一系列暖企政策引导利率降低,致使利差收窄,利息净收入同比降低,同时该行积极响应国家减费让利政策,致使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同比降低。二是减值损失增加,该行依据监管关于银行理财存量资产处置需要,对表外理财存量业务历史包袱计提预计损失,致使减值损失同比增加。

  但营业额表现走弱与高管层动荡的波及下,广州农商行在披露营业额后就被评级机构下调评级展望,不免对该行再筹资的推进蒙上一层阴影。

  值得一提的是,据安永统计,10家上市农商行去年年末的不好的率均值为1.49%,广州农商行不好的率不只远超越行业平均,且在上市农商行中最高。

  据本报此前报道,2019年以来广州农商行多名高管落马,其中包括该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王继康,原党委委员、行长助理吴海峰,原党委委员、副行长、首席风险官彭志军。

  盈利能力趋弱,回A拓宽筹资途径遇阻,广州农商行资本补充重压凸显。截至2020年末,该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降低至12.56%、10.74%、9.2%,尤其是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已达到近八年来最低水平,今年一季度度进一步降低至8.29%。

  资产规模迅速提高营收净利逆势双降

  今年一季度末,广州农商行法人口径下资本充足率11.52%、一级资本充足率9.85%、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8.29%,较上年末均有不同程度降低。

  在资产规模提高较快的同时,广州农商行为什么营业额表现不及同行?

  上月,中诚信国际对广州农商行出具信用评级报告,考虑到该行盈利及资本等有关指标弱化趋势明显,对该行的偿债能力产生不利影响,且将来进步仍具不确定性,中诚信国际决定将广州农商行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保持其主体信用等级为AAA。

  “3年时间,达成资产规模及特点业务指标稳居全国农商行前列,成为全国农商行排头兵,再用2年时间,达成人均效益等进步水平指标位居全国商业银行前列,成为国内一流商业银行”。今年4月份获批任职资格的广州农商行新任董事长蔡建在年报中表示。

  信贷资产水平管控重压上升,对广州农商行的营业额也导致肯定影响。

  截至2020年末,广州农商行不好的贷款率为1.81%,较上年末上升0.08个百分点,关注类贷款占比4.42%,较上年末上升1.31个百分点。该行不好的贷款主要源于公司不好的贷款,期末该行公司不好的贷款87.77亿元,较上年末增长45.7%,公司贷款不好的率2.31%,较上年末增长0.46个百分点。

  4月19日,中诚信国际出具信用评级通知,将该行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中诚信关注到,业务的持续进步和盈利弱化致使该行资本充足水平持续降低。除此之外,2020年以来该行高管变动较为频繁,且现在组织构造仍在持续调整过程中,将来的策略推行和业务进步面临肯定不确定性。

  截至2020年末,广州农商行不好的率1.81%,较上年末上升0.08个百分点,在上市农商行中最高。其中,公司贷款不好的率已上升至2.31%,个别行业公司贷款不好的率甚至超越10%。

  原本定在去年年末A股IPO过会审核,但在上会前夕,证监会通知广州农商行主动撤回申报材料,引发市场热议,多数市场人士表示这与广州农商行的营业额及高管层变动不无关系。

  而期末广州农商行的个人贷款不好的率则为1.09%,较上年末降低0.15个百分点。

  年报显示,2020年广州农商行达成营业收入212.18亿元,同比降低10.31%;净收益52.77亿元,同比降低33.3%;归是母公司股东的净收益为50.81亿元,同比降低32.43%。

  A股上市折戟,两地筹资途径扩容遇阻,同时叠加盈利能力趋弱,广州农商行资本充足率承压。截至2020年末,广州农商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56%、10.74%、9.2%,较上年末分别降低1.67、0.91、0.76个百分点。其中,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达到了近八年来最低水平。

  而从营收来看,10家上市农商行中,广州农商行、紫金银行(行情601860,诊股)、江阴银行(行情002807,诊股)去年营收同比出现降低,广州农商行也是唯一一家营收降幅超越10%的农商行。

  尽管在疫情的冲击下,上市银行整体营业额增速放缓,但广州农商行去年营收净利双降,在同行中较为少见。

  为了缓解这一情况,今年4月分广州农商行宣布将启动低于13.4亿股内资股及低于3.05亿股H股的发行,募筹资金以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然而,尽管总生息资产迅速扩张,但2020年广州农商行达成利息净收入176.47亿元,同比降低6.54%。生息资产平均收益率由上年的5.07%降低至4.23%,净利差和净利息收益率分别由上年的2.71%、2.65%降低至1.98%、2.01%。

  但需要关注的是,在营业额走弱与高管层动荡的波及下,广州农商行在披露营业额后就被评级机构下调评级展望,这对于该行再筹资的推进带来的负面影响不言而喻。

相关内容

内容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