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京银行获恒大百亿投资次年业绩降78% 不良率攀升至3.26%拨备覆盖率仅114%-股票-金融界
本文摘要: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蔡嘉  第一大股东恒大最近成为舆论焦点,作为恒大板块中要紧成员的盛京银行(2066.HK),也遭到了市场热议。  2019年末,恒大斥资132亿元认购盛京银

  尽管在盛京银行的年报中,该行披露与恒大之间的关联买卖金额并不多,截至2020年末,恒大南昌在盛京银行的存款余额为192.6万元,较2019年末的2245.1万元明显降低,但与恒大之间在股权、人事等方面的深度绑定,伴随恒大陷入舆论漩涡,使得盛京银行一并站在聚光灯下。盛京银行及恒大怎么样消除这部分市场质疑,长江商报记者也将持续关注。

  近日,恒大集团发布声明,其中就指出“针对我司个别项目存在极少量商票未准时兑付的状况,集团高度看重并安排兑付”、“我司与盛京银行拓展的金融业务,均符合国家的有关法律法规”、“我司生产经营所有正常,成立25年以来从未出现借款利息晚付、本金逾期归还的状况”。

  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蔡嘉

  针对最近市场流传商票逾期未兑付、与盛京银行之间的资金往来等问题,恒大终于做出声明。

  2019年末,恒大斥资132亿元认购盛京银行定向增发,使得对该行的持股比率回升至36.4%,坐实第一大股东地位。不过,在疫情影响下,这家东北区域规模最大城商行的营业额表现却不尽如人意。

  考虑到宏观环境不确定原因与疫情对企业经营和资产水平的影响,盛京银行加强了资产减值力度。2020年,盛京银行资产减值损失为106.25亿元,同比增长3.8%。

  长江商报奔腾新闻记者注意到,作为东北区域规模最大的城商行,盛京银行2014年末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彼时该行第一大股东是沈阳国资委旗下的沈阳恒信国有资产经营集团公司。

  事实上,在今年5月份盛京银行因违规放贷问题收到罚单之后,就有有关媒体对于盛京银行通过直接或间接途径输血恒大地产集团的资金规模逾千亿元,其中包括盛京银行集中持有很多恒大的债券等方法,更有消息称监管正在知道盛京银行与恒大之间的资金往来。

  但从盛京银行此后的营业额表现来看,结果并不尽如人意。2020年,盛京银行达成营业收入162.67亿元,同比降低22.6%,归是该行股东的净收益为12.04亿元,同比降低77.9%,营业额降幅之大,在A股及H股上市银行中都较为少见。

  尤其是个别行业的公司贷款资产水平恶化明显,2020年末,盛京银行在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服务业,住宿和餐饮行业、制造业等行业的公司贷款不好的率已经分别高达15.58%、15.02%、7.1%。

  从资产水平上来看,截至2020年末,盛京银行不好的贷款率3.26%,较上年末的1.75%提高1.51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114.05%,较上年末的160.9%降低46.85个百分点。其中,公司贷款(含票据贴现)和个人贷款不好的率分别为3.63%、1.04%,较上年末分别增长1.75、0.17个百分点。

  在对盛京银行展开资金投入时,恒大曾表示,公司看好盛京银行的将来进步。鉴于该行现在有提高资本充足水平的切实需要,公司作为该行第一大股东想承担责任,决定参与本次增资拓股。

  资产规模已破万亿但营业额大幅降低

  责编:ZB

  今年5月以来,恒大忽然站上风口浪尖。尤其是在盛京银行有关分支机构因违规放贷问题被处以罚款近552万元,愈加引发市场热议。

  2020年,盛京银行达成营业收入162.67亿元,同比降低22.6%,归是该行股东的净收益为12.04亿元,同比降低77.9%。截至2020年末,盛京银行总资产超越万亿,不好的率3.26%,较上年末的1.75%提高1.51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114.05%,较上年末的160.9%降低46.85个百分点。

  第一大股东恒大最近成为舆论焦点,作为恒大板块中要紧成员的盛京银行(2066.HK),也遭到了市场热议。

  非利息收入中,2020年盛京银行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6.89亿元,同比降低40.4%,资金投入净收益15.92亿元,同比降低63.1%。

  对于营业额降低,盛京银行彼时表示,重要原因为受疫情影响,部分信贷顾客生产经营受困,还款能力减弱,与考虑对存量资产的持续影响,该行相应增加了资产减值筹备。同时该行贯彻落实纾困惠企、减费让利和延期还本付息等有关政策,积极践行社会责任,让利实体经济,与受市场买卖状况等原因影响,金融资金投入净收益降低。

  直至2019年6月,盛京银行发布定增策略,该行向恒大发行共计30亿股内资及H股。2019年末,此次定增发行完成后,恒大对于盛京银行的持股比率提高至36.4%,坐实大股东地位,盛京银行也成为恒大的关联公司。此笔买卖中,恒大共计斥资132亿元。

  截至2020年末,恒大通过其间接全资附属公司恒大南昌直接持有盛京银行32.02亿股股份,占该行内资股总数的比率为49.59%,占该行总股本的36.4%。

  虽然贷款规模增长较快,但2020年盛京银行的净利差和净利息收益率分别为1.55%、1.62%,同比降低0.04、0.14个百分点。报告期内,该行利息净收入145.58亿元,同比降低11%。

  公开资料显示,恒大与盛京银行初次产生交集则是在2016年。2016年年初,恒大仅在10天之内就耗资70亿港元成为盛京银行的大股东,持股比率9.96%。当年4月份,恒大通过股份受让的方法获得盛京银行10亿股内资股,总代价为100.168亿港元。此时,恒大已经持有盛京银行27.24%股份,成为盛京银行最大股东。

  5月13日,上海银保监局发布行政处罚信息,盛京银行上海分行、上海黄浦支行、上海长宁安龙支行、上海普陀支行因向关系人发放信用贷款、发放流动资金贷款变相用于股权资金投入、违规向“四证”不全的房产项目发放贷款、发放并购贷款变相用于拍地保证金,与在办理银行承兑汇票业务和发放固定资产贷款业务中紧急违反审慎经营规则等问题,合计被处以罚款551.86万元。

  而在获得恒大资金支持使得2019年末资本充足水平提高后,2020年末,盛京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23%、11.07%、11.07%,较上年末分别降低2.31、0.41、0.41个百分点。

  不过,最近恒大发布声明表示,“我司生产经营所有正常,成立25年以来从未出现借款利息晚付、本金逾期归还的状况”。对于与盛京银行之间的传说,恒大亦表示,“我司与盛京银行拓展的金融业务,均符合国家的有关法律法规”。

  恒大辟谣称与盛京银行的业务合法合规

  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末,盛京银行资产总额近1.04万亿元,较年初增加1.6%,发放贷款和垫款总额5470.63亿元,较年初增长19.7%。

  但在2016年5月,恒大因触及港交所关于“上市公司公众持股水平不能低于25%”的监管红线,不能不供应盛京银行5.77亿股H股,占比9.96%,买卖总价69.2亿港元,使得持股比率减少至17.28%。

相关内容

热门推荐

内容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