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止IPO也不影响融资,高瓴小米美团杀入,3亿美元到账,这个赛道有多热?-股票-金融界
本文摘要:最近只须跟朋友聊自动驾驶,肯定绕回的一个话题一定是“筹资”。我知道了一圈,好几家企业的说法都是:新一轮筹资立刻就到位了,机构资金投入人争抢中。  近期的一个消息是

  高瓴逻辑是,先抓产业链上的核心节点——包括系统、芯片、激光雷达、计算平台。找到最重要环节,然后在细分方向里挑最强的团队,支持他们发展。

  终止上市非得是坏事吗?禾赛科技这轮筹资让我小小地刷新了一下认知,终止IPO将来,这家公司刚刚又拿下了D轮筹资,额度超越3亿USD,领投方非常有说服力:高瓴创投、小米集团、美团和中信产业基金。

  根据多位受访者的说法,这一波自动驾驶筹资热潮,开始于2020年下半年,热度比几年前更甚,理由非常简单:量产。

  斯年智驾CEO何贝也称,今年的热闹程度要跟第一波自动驾驶筹资热潮差不多,甚至更甚。“不少资金投入人感觉当年可能看不了解自动驾驶这个赛道,但目前,像钢化玻璃已经有不少裂缝,市场一触即发。假如再不出手,后面可能就真的跟不上了。”

  陆奇提供的视角是苹果,“一旦苹果进场,总是证明风口来了。2024年苹果的汽车要来了,所以愈加多的大厂造车。它们是对的,就应该进场。今天的生态制高点是手机,革新机会都围绕着苹果、三星、Google、高通。下一个年代的生态制高点,非常大概率是从自动驾驶衍生出来。”

  当然这很考验开创者的统筹能力,怎么样面对逆势翻牌,商业模式要看准,顾客商务、BD都能做,还可以招募到不少盟友,团队扩张及规模要匹配得到。

  譬如,智驾科技MAXIEYE在2020年融了4轮,总金额超越两亿。“又掀起了一波高潮,几个赛道包括矿区、港口等细分场景,与新能源车都到了爆发节点。”

  不久前,《晚点LatePost》报道称,滴滴自动驾驶马上完成新一轮筹资,筹资额超3亿USD,投后估值超小马智行。今年2月,小马智行宣布B轮筹资4.62亿USD,当时的估值超越30亿USD。

  “我切身的感受,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自动驾驶的资金投入、认知,又是新一波热浪。”李冬旻说。

  百度旗下的集度汽车发布会上,负责人夏一平称,将会在Q3-Q4发起外部筹资。

  李冬旻还指出,特斯拉解决了产量和产能问题之后,加速做数据和自动化迭代,榜样力量非常强。

  李冬旻提出,要一直提供技术壁垒,给到顾客有竞争优势的策略,那些已经用真的的进步证明自己变成了成长型企业的,才是有资格拿到下一轮筹资的初创企业。

  周圣砚也表示,风口的背后也意味着激烈残酷的角逐,无论企业还是资本,都要防止“上头”,应该认真审视需要,考量自己核心能力。

  资本的火热的确加快了落地。李冬旻表示,通过资本扫描,可以扫清一些南郭先生。

  在两者的推进之下,自动驾驶呈现出了商汽车使用先落地,乘汽车使用后放量的态势。此外,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蔚来理想小鹏,吉利长城比亚迪(行情002594,诊股)等也纷纷跟上了自研的节奏并不断加速。

  “汽车第一波增长动力是电动化,第二波增长动力肯定是自动化,自动化这一波里面一定会跑出来一批出色的公司。”

  软件、电气在汽车中的比重增加,研发、生产、功能形态都在变化,车厂和提供商的结构、关系也被重塑,所有尚未形成定局,给可以提供技术服务的创业公司留下非常大机会,参与概念将来的产业链格局。

  热度之后?

  那样问题来了,热潮之后,企业们到底怎么样选择之后的进步道路?

  那样,自动驾驶赛道的核心变化原因是什么?一位高瓴的朋友告诉我,主因在汽车自动化渗透率的飞速提高。“L1-L3的落地速度超出期待,另外像物流配送、送快餐、清洗、农业等范围,商业化进展飞快。”

  譬如对智驾科技而言,就选择了在2018年先撬动商用客车这个细分市场,量不大,但可以根据量产的需要,让团队闭环运转起来,从研发到投产到出货到量产,包括售后的维护,先跑通再说其他。

  他告诉我,不出意料之外,自动驾驶的加速按钮已经按下,目前商汽车使用的终端用户已经开始认同自动驾驶技术,感觉到了降本增效的成效,剩下的就是看哪个可以用一个相对比较高效率低本钱的方法去提供规模化的解决方法;至于乘汽车使用,终极在于消费者,主机厂就会直接引导将来两三年的汽车研发和生产制造的方向,也会产生配备某种功能的商品链。

  第二则是必须要做新物种,而不是在现有基础上改进。换言之,只有做了新场景新物种,传统巨头也好,头部公司也好,才算站在同一块跑线上。也只有把大伙都拉在同一块跑线上面,剩下的才是给创业企业的机会。

  天眼查数据显示,2020年1月到今天,自动驾驶赛道筹资事件243起以上,不少公司拿到2-3轮,同期新申请的专利达到近5000件。

  “主机厂这么激进地去推进技术和系统的上线,都是想要赶超特斯拉。特斯拉凭一己之力颠覆了各种造车权势,让产业界看到了依赖数据和算法的自动驾驶进步路径带来了多大的成效。”

  在采访中,智驾科技CEO周圣砚说,智驾并非一家善于筹资的企业,在2020年前,甚至没专职岗位。但近期一年明显感觉到规模化的需要,起因就是自动化的落地速度,所以2020年成了筹资最快的一年。“资金投入会在各个维度提高,这是一个抢占制高点的过程。”

  在周圣砚看来,自动驾驶已经从定义和口号,进入现实。

  “(自动驾驶赛道)近期有很多的新资本介入,除去之前投过几波的USD机构,还有源源持续的新资本入局,之前还有人说坚决不投,目前全忘了,不少企业基本面没变化,却忽然半年内融了两三轮。”一家自动驾驶企业开创者告诉我,“甚至有资金投入人托我带话给角逐对手的开创者,就为抢份额。”

  再往下,初创企业的筹资可谓开在盛夏,密集宣布。

  自动驾驶赛道有多热?

  何贝判断,从2020年下半年到2021年上半年,留给初创企业的时间窗口已经不多了,除非是团队建制完整且商业模型明确的。一来厚积薄发,爆发力强和速度快,二来场景理解深刻,跳过前面的试错阶段。

  Momenta,5亿USDC轮筹资;纵目科技,1.9亿USDD轮筹资;飞步科技,B轮数亿元;智驾科技MAXIEY,1.5亿元A+轮;Autowise.ai仙途智能,1.2亿元B1轮;宏景智驾,近亿元A轮;觉非科技,近亿元A轮;斯年智驾,数千万人民币Pre-A轮;蛮酷科技,近亿元Pre-A轮;环宇智行,5500万Pre-A轮筹资……

  跟前几年的自动驾驶热的不同呢?李冬旻表示,“第一波的投入基本上还是以USD为主的机构,关注的是大模式下产业的变革;现在,除去USD基金和人民币基金以外,以合肥资金投入蔚来为典型案例,各个行业积累到的原始资源和财富都跑步进场,速度砸向了细分赛道。”

  文远知行COO张力在同意媒体采访时表示,每周都要见不少资金投入人,行程很满;而一年前,筹资部门大部分时间只不过在整理PPT,或者开远程会议。

  用户是哪个呢?先来看高瓴,围绕自动驾驶,2015年天使轮领投了地平线,到今年,高瓴创投又连续资金投入了毫末智行、禾赛科技、极飞科技、与AutoCore。

  第一,头部频传筹资甚至IPO。卡车赛道上,图森4月成功上市,智加科技也在5月宣布将通过SPAC(国外借壳)登陆美股;

  5月,文远知行完成C轮,投后估值33亿USD,是其年内第三轮筹资。1月,这家公司宣布完成B2、B3两轮筹资,总筹资额3.1亿USD。

  “1~2年之内,港口就会进入一个大规模的批量化复制和落地的商业化运营,并且可以看到钱,”何贝提及,“所以大家更多的是把精力放在港口这块,当下也拿到了两个港口的商业化运营订单。”

  近期的一个消息是,文远知行新一轮筹资价格已经抬升到了33亿USD,这个数字,在半年前还是14亿USD。

  也因此,他提及,“重新再来一个团队,做到跟文远知行、小马等一样出色,机会非常小了。”

  赛道有多热?

  要么是像轻舟智航如此有waymo模式且有字节等资本加持的,一来资本喜欢,一来整体团队研发能力比较强,但除去钱本身以外,肯定是在我们的技术跟团队上有一些壁垒性的优势才能出来。

  最近只须跟朋友聊自动驾驶,肯定绕回的一个话题一定是“筹资”。我知道了一圈,好几家企业的说法都是:新一轮筹资立刻就到位了,机构资金投入人争抢中。

  为什么这样之热?

  所以如此一来,就需要符合两个特征,第一是高配低打,无论是基础还是商品,必须要是瞄准的是将来半年或者一年产业可能会用到的东西,而不可以只不过做目前这部分汽车需要用的东西。

  一方面,跨界玩家涌入,传统车企求变,商业模式变化,一些过去罕见的场景正在发生;另一方面,政策拟定部门的导向,有关法规逐步完善;第三,技术日趋成熟,渗透率的数据真实地开始提高,拥有了规模化的基础。

  头部企业的动态影响着赛道,譬如“百团造车”,譬如图森上市。驱动的是资本进一步的热情,觉非科技CEO李东旻表示,甚至有的机构没跟上步伐将来,主动提出估值上涨,再追加一轮资金投入。

  于智驾科技而言,就选择了在2018年先撬动商用客车如此一个细分市场,虽然总体量不大,但可以真的根据量产的需要,让团队闭环运转起来,从技术研发到投产到量产出货,包括售后的维护,先跑通再说其他。

  有的公司短期内获得多轮筹资,则是由于可供选择的标的愈加少了。除去细分赛道的头部公司,新晋黑马愈加少,不少资金投入人会依据体量和知名度来选择适合的标的,何贝这样说。

  所以,2021年下半年大概率会维持高速筹资的状况。特别是进入到了限定场景下,相对容易落地,且资源消耗不那样明显但又对产业有影响的场景之中,海量企业进步飞速也是可以预见的。

  禾赛官宣之前,我就不只一次听到,说筹资被不少一线机构争抢,传说一变再变,最后这几家入局。

  所以何贝也选择了跟周圣砚一样小步快跑的方法,团队、订单、筹资额、估值,都同步往前推进,“譬如说一年融两轮,每一轮可能翻一个三倍的样子,所以大家去年就从一两个亿做到三五个亿,到今年年末可能是将近20个亿,大概是如此的一个翻倍的规模才能迅速增长。”

相关内容

内容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