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破产?官方声明来了!
本文摘要:4月2日,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显示,ofo运营主体之一北京拜克洛克科技公司作为“被申请人”而出现,申请人为聂艳,日期是3月25日,办理法院为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多家媒体
4月2日,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显示,ofo运营主体之一北京拜克洛克科技公司作为“被申请人”而出现,申请人为聂艳,日期是3月25日,办理法院为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多家媒体质疑ofo是不是陷入破产危机。

  下午,ofo回话破产传说:消息紧急不实,现在运营所有正常。

   在此声明之前,ofo一直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从明星创业公司到濒临破产,ofo快速经历了这一切过程。  在此声明之前,ofo一直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从明星创业公司到濒临破产,ofo迅速经历了这所有过程。

  2018年12月中旬,ofo待退押金总额一再刷新。据全天候科技获悉,截至12月18日20时37分,排队退押用户数突破1000万。

  ofo用户押金主要有99元与199元两种。假如以99元/位计算,守旧估计,ofo需退还押金总额约10亿元;但若以199元/位计算,那样ofo需要退还高达近20亿元的押金。

   数据仍在不断增加,有不少ofo用户被曝前往ofo北京总部寻求退押金,现场排起了长队。  数据仍在不断增加,有不少ofo用户被曝前往ofo北京总部寻求退押金,现场排起了长队。

  ofo方面于去年12月17日晚推出新政:自2018年12月18日起,凡在App内提交线上申请退押金的用户,后台管理软件会依据申请提交的顺序进行有关信息审核与采集,核实完毕后用户将进入退押金序列,ofo将按顺序退款;如有线下登记的用户此前已经发起退款申请,则按此前的队列时间信息为准。

  ofo小黄车还提醒:因为用户基数大,存在退押金申请激增的可能。同时,ofo承诺依序妥善处置好退押金事宜。

  虽然做出了有关承诺,退押工作也在逐步推进,但用户仍忧心忡忡,担忧万一ofo破产后拿不到押金。

  为了给ofo续命解决经营危机,戴威也开始用新的营销推广手法,譬如招募ofo加盟商。

  据钛媒体,ofo城市加盟运营商主要负责辖区内ofo共享单车的运营业务,单车所有权仍归是ofo公司,加盟运营商只负责单车的修理、秩序维护等,ofo根据后台数据来结算成本。

  也就是说,ofo把原本是各地分公司维护单车的任务外包了,负责维护的不再是自己职员,而是各地招募的加盟商,此举可减少共享单车运营本钱。

  为号召更多加盟商加入,ofo宣称共享单车加盟商已经成为一个新的热点行业。近日,据接近ofo内部人士透露,ofo今年将大范围向全国3、四线城市推广开户代理模式,此前,ofo曾在山东威海、泰安等城市试运行“加盟”模式,而在加盟商模式之前,ofo尝试过合伙人、直营+加盟等模式,成效均不甚理想。现在,ofo小黄车遭遇前所未有些资金链危机,采取减少本钱的运营策略就不难理解。

  ofo国内运营事业部总经理周伟国对此表示:“ofo进入精细化运营阶段,加盟模式可将当地企业与行业巨头有效对接,既可达成引领行业迅速进步,又能达成当地资源效率用最大化,以最低的本钱达成多赢进步。”

  此前,为给ofo续命,公司已不断开源节流,如在App上推出短视频广告,用户扫描二维码骑行前需要观看短视频;譬如官方公众号同意广告投放,甚至售卖三无蜂蜜并让人诟病;甚至为了免付用户押金而计划把用户导流给网贷企业,在正式推送后当天即宣告下线。

  而在宣布二三线城市开启加盟运营商模式的前一天,ofo官方通报企业的反腐状况。经调查,ofo内部总共发生了8起腐败案件,其中4起已进入司法程序,5人被移送司法机关,涉案金额达数百万元,ofo也在积极追回账款。

  虽然使出浑身解数开源节流,但ofo是不是能真的走出破产危机尚不太乐观。

相关内容